当前位置:首页 >> 季节养生

贤者与少女第六十八节往昔魅影一

2020-07-09 10:05 来源:廊坊养生网

贤者与少女 第六十八节:往昔魅影(一)

“汝等,胆敢号曰自己无所畏惧。”

“是乃未曾至在战场上,相遇其人。”

“吾经万千沙场,未见一人可出其二。”

“吾领百万勇士,皆闻其名而畏足不前。”

“彼身着白银甲胄,鲜红斗篷。”

“那极北的巨龙以羽翼允彼祝福。”

“彼手持之剑乃龙骨所铸,能承万斤巨力而不折。”

“其剑无所不斩。”

“名曰。”

“克莱默尔。”

————

————

熟悉的雪。

熟悉的寒冷

熟悉的动作。

熟悉的敌人。

已然是遥远过去,但每每记起,却又刻骨铭心仿佛只在昨日。

“奥图兹!”奥尔诺的施法是不需要魔杖的,就连咒语也极其短暂。她只需小手一抬,巨大的暴风便会高速射出,将脆弱的亡灵击打破碎。

“不要靠近体型太大的食尸鬼,速度是我们的优势,快点与前方的友军汇合!”明娜高声指挥着手下的弓手,在之前的战斗当中已经消耗了许多箭矢的长弓必须节省使用,所幸这些亚文内拉的年轻人们多数经受过训练,在马上使用单手剑进行战斗他们同样熟悉。

与许多人的认知不同,马背上使用的刀剑其实并无华丽挥击动作。而更多地是如骑枪那般,只是平举,将锋刃或是剑尖对准前方。

数百公斤重的战马奔跑带来的动能远超人类臂力所能达成极限,这也是骑兵和步兵的最大区别。马背上的战斗没有步战那么多的翻手花样,更注重的是维持整个人在马匹奔跑过程当中的平衡,做好受身姿势以确保在击中目标的时候不会因为反作用力落马。

是否能够在马背上灵活自如维持优良平衡,决定了你是骑兵或者只是将马匹作为移动工具的步兵。

这两者的战斗力天差地别,即便是像亚文内拉的长弓手这样轻得不能再轻的轻骑兵,使用不过一米左右长度的单手剑,在几百公斤的战马高速冲锋下进行突刺,仍足以击穿食尸鬼坚韧的硬皮,使它们哀嚎连连。

他们维持着惊人的高速,但这速度若非拥有强力后援也是无法达成的。

飞雪乱舞,地面上厚厚的积雪在狂暴的气流冲击之下开出一道笔直的平地,使得他们不需要遭受雪地的阻挠。

聪慧的精灵魔法师,在掌握时机对队友进行支援这件事情上,驾轻就熟。

奥尔诺所使用的“奥图兹”这个魔法若用人类语翻译过来的话,意思相当于“冲击”。它并不是一个单一的“咒语结束就攻击”型低级法术,而是高阶的空气系魔法。气流首先会被压缩到极致,然后才朝着一个方向释放出去。

这也是缭绕在精灵身旁那些旋风的本体。

它对于人类魔法师而言复杂到难以掌握,即便是在精灵之中能够像这样灵活运用的也只在少数。

凝聚压缩的气流在一瞬间射击出去足以冲散骨骼结构松散的亡灵。而在清理积雪为骑兵开路的时候亦是十分好用,但却必须掌握正确的时机。

奥尔诺的魔法造诣尽管远超人类,却决计是无法覆盖一整个广阔战场的。威力和覆盖面积是一个方面,除此之外这个魔法也有着它的弊端,它是把雪轰开了,并不能让它们凭空消失。

若是时机掌握不对,慢了半分,那就达不成清理积雪的目的。若是太快了,回落的积雪又会掉落下来遮掩住骑兵们的视线。

不再隐藏实力,状态全开的精灵魔法师,金发像是有灵性的蛇头一样上下飞舞的模样,使得周遭的人胆颤心惊。

尽管憎恶仍未削减半分,原本想对她刀剑相加的帝国骑士和佣兵们,此刻因这战斗力上的天差地别开始感到脊背发凉,庆幸是被亨利和康斯坦丁的干涉阻止了下来。

近百人的队伍分成了两半,以V字型向前进发。骑乘马匹的少数帝国骑士与亚文内拉人一行是右侧的那一竖,由明娜和米哈伊尔领队,目标是与独立骑士团还有皇家法师汇合。

而另一侧我们的贤者先生和小米拉以及康斯坦丁打头的,则向着原先独立骑士团所在的中央战场和左翼的夹缝进发,打算绕过中央那一团数千人混战的绞肉机,目的,还是找到指挥人员,控制住局面。

在这等规模的战役之中,个人的战斗力能够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即便你是亨利也是如此。

以为仅凭一己之力前去战斗就能稳住局势的人往往对于人数没有多大的概念,不计死尸,连同受伤但仍旧存活的人在内中央战场这会儿少说也有六千名骑士、步兵和佣兵在缠斗。这些人光是站在那儿就已经足以覆盖极大的面积,单是人数,就足以让你体会到自己的渺小无力。

人压着人,骑士们头盔上各色的装饰羽毛攒动,人的呼喊声悲鸣声马匹的尖叫声嘶鸣声此起彼伏,聚集在一起散发出的巨大热量甚至就连积雪都融化成水,这令马蹄和靴鞋打滑人们更加难以站立,不少防护不足的佣兵甚至在这样的情况下摔倒了满是尖锐武器盔甲的地面上割得头破血流。

这是一团彻底的混乱,妄图以个人武力前去重整秩序的结果就会像是用手去试图拨开一潭湖水——你刚刚才令这边重新归于秩序,往前一步,身后就再度陷入混乱。

最终不知什么时候,你自己也变成了混乱之中的一员,能够做的只有尽量地砍倒面前的敌人,直到它们越来越少,最终结束。

陷入这种缠斗局面,战役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消耗战。

而这对于人类来说,恰恰是最为不利的。

因为每当人类军队有所减员的时候,就意味着亡灵的军队有所增加。

唯一能够改变这一切的只有以整齐有序的军团,统一的配合迅速地击倒敌人,在确保己方不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况下结束这片混乱——而这个素未谋面的指挥官显然做不到这一点,仅仅第一眼看到战场,亨利和康斯坦丁就能够得出这个结论。

能够清除掉以扩大视野并且方便活动的雪地就那样留在那里,令军队在不利的环境之中艰苦战斗不说,打起来的模样也更像是在各自为战而没有统一的指挥。

军队若是无法分清楚敌我双方的话。

人数,会变成混乱程度的衡量单位。

这是熟悉的战斗。

驾马奔驰而过,克莱默尔锋利无比的剑刃轻而易举地切开了一头食尸鬼的脖颈,在那布满扭曲尖牙的头颅和失去动力的身体抽搐着落回地面之前,亨利已经长驰而去。

这是熟悉的混乱。

他居高临下地望着面前那一堆充满惨叫、哀嚎和怒吼的混乱,在那其中不时有匍匐在地面上的食尸鬼飞扑而起,把陷入敌我双方步兵阵列难以行动的骑士从马匹上拖下。

到底过去了多久,亨利都忘记数了。

这雪,这气味,这声音,这敌人。

尽管装备的铠甲和武器更加先进了,尽管这个国家的许许多多地方都已经截然不同,但当他们再度面对这个未知又古老的敌人时,表现依然如此不堪。

混杂在冰冷空气当中的,是湿润的内脏和鲜血的腥臭味。经受不了这一切的新兵跪在地上呕吐着,他们腿脚发软,不知如何是好。

而这样做的人,在那之后也又会加入那些令他呕吐的凄惨死尸之中,了无声息。

这就是战场。

比人类与人类之间的战场还要残酷的,生者与死者之间的战场。

不论用多么华丽的辞藻来粉饰,不论如何高呼荣耀、自由、民族甚至是种族。不论把战斗上升到怎样的高度甚至称呼它为“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战斗”,都不会改变这鲜血淋漓,人们死状凄惨的事实。

这里是不存在荣耀的。

只有冷冰冰的死。

只有令亨利感到熟悉的。

冷冰冰的死。

“吼啊!!”两匹战马连同上面的骑士被击倒在地,一头体型十分庞大的巨型食尸鬼从人群当中冲了出来。

“啊——”冲在前方的洛安少女身下战马受惊逃窜,紧张又经验不足的她被甩了下去,所幸雪地救了米拉一命。

亨利加快了速度跑到了她的面前伸出手去,但还没来得及把米拉拽上马背巨型食尸鬼就朝着他飞扑过来。“啧——”贤者咂舌同时果断一蹬马镫,小腿发力跃下的一瞬间把米拉拉起抱在怀中就在雪地里打了好几个滚。

他重新换上的黑色保暖披风毛领处沾满了积雪,而几乎就是在两人离开的同时,体重超过一吨的巨型食尸鬼长达三十公分的利爪带着高空中落下的冲击力直接捅进反应迟缓的战马脊柱。

庞大的冲击力让这匹可怜马儿脊柱和四肢直接骨折,但万幸的是这也令它在能够感受到痛苦之前就没了性命。

起了身的亨利双手持剑对着那头踩在马匹尸身上的巨型食尸鬼,而米拉趁机甩了甩头然后迅速地捡回了自己掉在附近的长剑。

“不用来掩护,先去找到指挥官!”贤者看都不看对着康斯坦丁这样喊着,而骑士长点了点头就率领着余下众人朝着那明显是指挥所的巨大营帐冲去。

“没受伤吧。”亨利头也不回,体重在一吨以上的对手他曾经对付过不少,在西海岸南方的里戴拉湿地时甚至曾杀死过一头巨大的恐鳄。

但尽管体积惊人,只能用嘴巴攻击的鳄鱼等爬行类,掌握正确方法拥有合适武器的话,实际上是很好对付的。

“我没事,有点晕而已。”韧性是米拉固有的优点,在疼痛的面前她从不会哭闹。女孩手持长剑站起了身,她深知自己无法与这种怪物正面搏斗,于是拉开了距离站在亨利的身后准备迎击其它到来的敌人。

“往后退。”贤者左右晃动了一下,而食尸鬼的头颅也随着他的动作转动。他由此确定了这东西盯上这边的事实,因而迅速又果断地做出了决定。

这里地处中央阵列的边缘,为了尽可能快的赶往指挥人员所在的地方他们选择了最短的路线。所以此刻趁其他亡灵还没被吸引过来之前亨利决定先拉开距离。

但这份动静吸引到的不止是食尸鬼,在瞧见了外侧还有活人以后好几名士兵就大喊着要想要脱离战场向他们跑来。

“......蠢货。”恐惧是人之常情,但当他们鲜血淋漓地冲到了巨型食尸鬼的身边时,毫不意外地,它把这些人都撕碎了。

“继续拉开距离。”亨利没有尝试去救他们,女孩明白这并非自己导师冷酷无情,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是容不得一丝犹豫和迟疑的,并且身为战斗职业者,知己知彼是基础中的基础。

在冲进去食尸鬼视野的一瞬间他们就注定是没办法活下来了,所以两人能做的也就只有抓紧这些人牺牲换来的空当,再度拉开更长的距离。

这是冒险者和佣兵乃至于任何战斗职业者的生存指南,哀痛和悼念可以等到战斗结束之后。即便倒下的是挚爱的同伴也必须收束心神跨越过去,继续战斗。

说是残酷和冷血也罢,但这就是他们所在世界当中的常识。若不能做到的话,自己也有朝一日会用完所有的好运气,成为死者行列的一员。

“嘶——”身形庞大肌肉矫健的巨型食尸鬼转过头看向了这边,它那漆黑且没有瞳仁和虹膜之分的双眼倒映着在蓝天白雪之下两人的身影。

这种感觉对亨利来说无比熟悉,而米拉在跟随他旅行的这些年当中也已经逐渐地习惯。

这头“生物”,很危险。

远比体型更加庞大的恐鳄都要危险。

鳄鱼是伏击型的掠食动物,它们善于潜伏在湖泊和河流之中发起突然袭击。在并不知情的情况下那张咬合力惊人的血盆大口极其可怕,但当它来到了陆地失去突然袭击的优势和你面对面的时候,威胁程度就要远远低于其他大型掠食动物。

一吨重的巨型食尸鬼生有尖牙和利爪,原本是人形的它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头放大了许多倍的狒狒。

耐力惊人,行动灵活,再加之以尖锐的爪子,它的攻击方式并不只局限于用嘴去咬,而且那坚韧的角质化皮肤还令锐器难以造成有效攻击。

即便对亨利来说,这也是个难缠的敌人——

才对。

“锵——”

白发的洛安少女呆呆地站在原地,尽管她总以为自己已经熟悉,但亨利的强大依然每每都令她十分惊讶。

贤者放低大剑采取的姿态乃是“尾巴式”,他以假装后退逃跑的姿态引诱这头巨型食尸鬼从原地跃起扑来,然后瞬间变换站姿小腿发力像是离弦之箭一般射出。

一闪。

停住。

黑色披风轻轻摆动,黑色体液溅满一地,而他丝毫没有迟疑再度拉开了距离。

“又来了。”亨利一句提醒,而米拉也感觉到自己体内微弱的魔力受魔力波动所影响。

‘这些食尸鬼,是在这片战场之中......诞生的?’

‘不对,它们在——’

“进化。”

奥尔诺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就像是生物经历一代一代的自然考验最终进化出适应当下环境的个体一般。”

“这些东西也会进化。”

“更加强壮的体格,更加厚实的表皮,更长更尖锐的爪子和牙齿,更快的速度。”

“它们在进化。”

“以成为。”

“更好的杀戮机器。”

“不要离开我身边。”米拉咽了一口口水,而奥尔诺说完这句话,再度开始凝聚起魔法。

“.......”前方的亨利垂下了剑尖,在厚实的保暖披风领口之下,他身体表面的纹身开始散发淡淡微光。

而似乎是与这相关,那些身形庞大的巨型食尸鬼刚刚从血肉之中诞生,就都抬起了头,看向了这边。

“呼——”

贤者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

“真像啊......”

赣州白癜风
临夏治疗白癜风方法
治疗银屑病的常用药物
奥利司他胶囊的减肥效果好吗
相关阅读
和平路开工首日引发周边大堵车周边居民出入

和平路开工首日引发周边大堵车 周边居民出入难经过近三十年的研究与应用,我国智能交通系统建设已取得巨大进步宇通拥有世界最大的客车生产基地,连续12年年销量第一我们要推动电动汽车应用,相信到2020年...

5G开年直播拉开序幕吃瓜群众要警惕假5G

2019年被通讯行业翘首期盼,大家在这个5G元年里都会推出一些新产品来刷一下存在感。在5G元年的头两个月中,已经有了诸多的5G元素呈现,其所涵盖的范围也正如业界所预料,不单体现在通讯上,而是将不同行业...

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快要被遗忘!格里芬多项

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快要被遗忘!格里芬多项2019-12-15 分类:热点资讯 阅读() 首先超级巨星的第一个指标是防守,这才是能不能成为超级巨星的基本标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

云南中医学院党外知识分子暨留学人员联谊会

云南中医学院党外知识分子暨留学人员联谊会成立昨日,云南中医学院党外知识分子暨留学人员联谊会正式挂牌成立。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部长黄毅出席联谊会成立大会,并为联谊会授牌。会上,省委统战部对云...

JYJ金在中与金民宰搞笑合影 总是被监视的在中_1

JYJ金在中与金民宰搞笑合影 总是被监视的在中713cc797gw1eoesel3hblj20e10e3gn5  中国娱乐网讯 www.yule.com.cn 19日上午,JYJ金在中在自己的ins上写道,"组长一直在监视着我",并上传了一张跟金民宰一起拍摄的照片...

《一条狗的回家路》曝光新特辑贝拉献吻实现“狗生逆袭”

《一条狗的回家路》曝光新特辑贝拉献吻实现“狗生逆袭” bryce 因配音与贝拉结缘贝拉相遇“与狗及别的动物的伙伴关系是我生活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昨日,由美国哥伦比亚影业公司出品的好莱坞...

友情链接